风流村医

作者:小嫩娘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2节  第2章?欺人太甚

    诊所的门关着,外面站着一些人,不知道是等着看病的还是来看热闹的,见管华回来全都屏住了呼吸,一副想看看谁要摊上大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家里有些乱,小继母王云坐在屋外的凳子上掉泪,看到管华,赶紧站了起来:“你回来了?”都这个时候了,还把头发梳得油光发亮,还穿上碎花大摆裙,活脱脱就象狐狸的骚尾巴。

    “我爹呢?”管华不想跟她说话,其实当初是他妈要跟老爹离婚,老爹才找了王云,所以王云并不是第三者。可管华并不太想搭理里,想来想去,理由似乎就一条:由小时候经常被自己揍的鼻涕虫女娃娃,一跃而成为继母,这个心理落差谁都该理解。

    所以,管华就肆无忌惮地讨厌她了。

    王云指了指屋里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管华一步跨了进去,道:“爹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喔?华子!”儿子回来了,老爹才来了点精神,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,声音虚弱无力:“你再不回来,爹就……呕!”

    突得一口鲜血喷在床上,吓得管华赶紧扑了上去:“爹,你怎么了?原来竟是真的,我还以为你是装的呢!”

    管老爹其实只有四十五岁,一点都不老,要在平时,是个很有女人缘的成熟男人。可这次他的气势全然没有了,象是霜打的茄子一样,脸色蜡黄,眼神涣散地让人心疼,管华扶他躺下:“我听王云说,是村长把你气着了?”

    “哼,王八蛋!”一直温文尔雅的老爹顿时破口大骂:“真他娘的不是人,平时作威作福也就罢了,竟然还睡了你小妈……华子,你老子窝囊啊!要不是我现在起不来床,我非剪了他的命根子不可!”

    什么?村长睡了王云?

    管华一呆,不知道为什么,他似乎并没有太生气:“有些事,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了么!”在管华的心里,老爹对自己的亲妈还是有感情的,他从来不说她的坏话,有一次王云只说了句管华是婊子养的,就被老爹抽了个大嘴巴。所以管华一直以为,亲妈在老爹心中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,至于王云,只不过是老爹养在身边一只好用的小母狗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是只狗,那谁养不是养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这个不孝子!”老爹又急了:“我这几天头晕脑胀起不来床,他当着我的面把你小妈给干了,还问我要不要一起……华子,士可杀,不可辱啊!”

    管华万万没有想到,村长竟然会这么大胆,作为男人,他可以理解,可是当着男人的面上了他的女人,这性质等同于杀人!望着老爹憔悴的面孔,管华怒吼道:“我去找他!”

    愤愤然走出屋子,看了看外面齐刷刷表示都在偷听的乡亲们,生气地道:“都回去吧,等我事情处理完了,在大喇叭上广播一下结果,行了吧?”

    这话倒也奏效,大家很快就散去了。

    管华气冲冲地直奔村长家,在这个并不太富裕的村子里,身为领导干部的村长家拥有一套全村最好的房子,房顶上还镶嵌着龙形图案的青瓷,充分表明了他想腾飞的愿望。

    村长家的大门虚掩着,管华怕家里有狗,先踹了两脚门,叫了几声,可根本就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难道家里没人?

    管华开门走了进去,又试探着叫了几声,还是没人,可能村长是到什么地方去了?这样想着,管华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里面,他是没有来过,这村长家的房子是一间套一间,越往里面修得越豪华——妹的,在这里面住,外面叫多大声都没用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一间一间地找过去,推开最后一间门的时候,管华整个人就楞住了。

    透明浴帘遮成一个环形空间,有个女人正在里面洗澡,影影绰绰地轮廓透到外面来,前凸后翘,看得管华鼻血奔突。他在脑子里急速地转了转,这女人是谁呢?村长的老婆他知道,因为横的比竖的规模还大,早就被村长赶回娘家去了,而他的女儿只有十六岁,胸和屁股万万发育不到这个程度……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:这是他的姘头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管华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:既然他睡了他的继母,那么他回睡一下他的女人也是应该的,自古有云:礼尚往来,他必须得有礼貌。

    三步并做两步冲过去,管华刚要掀开浴帘,却不想里面那女人也伸出手,一把将帘子扯到了旁边!

    一刹那间,管华的血液就沸腾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她认识,是村里的知名寡妇李纯燕,据说在她结婚的第一夜,老公栓子就被那柔软而风骚的身体给征服了,然后夜夜笙歌,不到一个月的功夫,就很不幸地在战斗中得到了永生。于是李纯燕就成了刘寡妇,而且还是漂亮得让所有男人都惦记的寡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刘寡妇一丝不挂,胸前的两只大**象两只独眼的玉兔在跃动,腰肢纤细,肌肤如雪,笔直修长的美腿中间加上三叉地带那浓密的黑森林,看得管华差点升天:“呃……栓嫂子?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管华还是叫了她一声,以掩饰自己慌乱的情绪,刘寡妇却象没听到一般,藕一样的胳膊遮在胸前,另一只手盖在身下,红了脸:“华子,叫姐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啥意思?管华也忘了自己到这里是干啥来了,眼睛里晃动着这白花花的身体,想伸手又不敢,愣怔之中,刘寡妇伸手把他拉到身边,双手将他紧紧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管华的脸被那两团柔软的大白兔舔得差点变绿,刚要发挥点主观能动性,后面的门“砰”得一声就开了,一群人闯了进来,虎视眈眈地盯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不等管华做出反映,刘寡妇就一屁股坐回盆里,嚎啕大哭:“哎哟这让可我怎么见人哟?我不能活了!让我怎么对得起我的爹娘哟……”

    管华目瞪口呆,卧槽,这女人倒打一耙!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先搂住我的,还用胸脯压我的脸……”管华在她的嚎啕声中实在是分辩不出个道道来,只好冲旁观者道:“她诬蔑我!”

    “诬蔑?”村长刘镇林此时脸色铁青:“你大白天没事干,到我家里做什么?这可是我家后院,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管华这才想起自己为什么到这里来,怒道:“你他娘的睡了王云,还在这里跟老子装!我告诉你刘镇林,我爹没事还好,要是有事,老子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乡村小说网(acmedx.com)提供《风流村医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