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村医

作者:小嫩娘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25节  第25章?我听你的

    把王云抱在怀里,傻四的身子僵得跟吞了棍子一样,他把她举到胸前,尽量不让自己碰到她水淋淋的身子……怪不得别人嘲笑他,他就是这么傻,有这样的好机会还是不忍下手。可是,他力气再大,抱的也是个成年人,而且她带了一身的水,比平时沉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所以,当傻四把王云推到岸边,并抱起她来的时候,也就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,紧紧地抱着她,急匆匆地跑到一块大石头上。

    王云喝了不少水,得帮她控出来。

    将她平放到石头上,傻四一低头,黑脸就臊红了!王云什么都没穿,长长的湿湿的头发贴在锁骨上,黑白分明直杀人的眼底,而……而她的胸前,那两团饱满挺立的雪山上,两颗樱红的圆点又硬又润,看起来很是可口。

    傻四“咕咚”咽了下口水,现在情况紧急,他不能多想,救人要紧。

    说是救人,傻四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,干脆把她两腿分开,跪到她面前,然后颤抖着一双铁手叠放在了那雪山中间……

    一下,又一下……

    王云的口中吐出不少清水,人也渐渐苏醒了过来,慢慢张开眼睛,看到眼前还在专心晃动的一张男人脸时,王云的瞳孔突得放大了!

    她这是在哪里?怎么了?

    惊慌地抬起头,看到他正跪在自己身下,两个人赤身**互相面对,而更让她惊惧的是,男人那黑铁一样的物件狰狞地挺立着,每次按下都几乎擦到她的后门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王云来不及细想,飞起细长的右腿,大声呵斥:“你在干什么?流氓!”

    流氓?正在专心按胸的傻四这才注意到她的反应,低头看看自己的样子,脸马上红了起来,想解释,又词穷:“我……洗澡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,不要脸!”王云大喊着,一脚把他踹到旁边,站起身来想去找衣服,却没料到脚下一滑,身子一歪,整个人竟然随着他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傻四突然被压住,吃痛地叫了一声,双手不自觉地搂住了她,一黑一白两具身体叠放在青青草地上,画面很有艺术性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,正被怒气冲冲跑来找王云的高轻初看到!

    她俏脸含怒,水一样的眼神狠狠地瞪着王云:“师姐,你还真是没有男人不行!”

    见自己的狼狈相被师妹看到,王云慌忙把傻四推到一旁,站起身来:“师妹,你别乱想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是这个男人!”她指着傻四,狠狠地道:“竟敢占老娘的便宜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巴掌落到傻四的脸上,“啪!”地一声,把傻四刚刚升起的**给扇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傻四紧急解释:“是你……你在水里喊救命,我把你捞上来,又给你控水……我也没穿衣服,你也没穿衣服……”傻四说得磕磕巴巴,额头上都是汗,看来他还是不能做坏事,心理一活动就有报应。

    喊救命?王云歪着头想了想,好像……她是自己下水的,然后腿抽筋……想到这里,似乎明白了。王云狼狈不堪地望着高轻初:“师妹,好像是我腿抽筋了,他救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傻四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谢天谢地,没有被误会。

    高轻初双臂抱胸,冷冷的望着他们:“能先把衣服穿上吗?”

    两人这才意识到此时还是一丝不挂,顿时红了脸,慌乱地去找自己的衣服穿上,有了衣服护体,整个人这才定下神来,彼此对望一眼,脸都臊红了。

    王云见高轻初脸色不大对,料想是有什么事,不自然地看了傻四一眼,脑子急速地转了下,虽说这家伙傻头傻脑的,这身体还挺壮实的,刚才……她还没有见过那么大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让这个男人离开吗?”高轻初冷冷地道:“难道你要我先离开,等你享用完以后再说正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师妹你别急!”王云赶紧冲傻四道:“你……谢谢你救我!没事的话你先走吧?我还要再呆一会儿!”

    其实她这就是逼着人家走。这半山腰又不是谁的家,人家爱在哪里就在哪里,一点都不关王云的事,可……傻四还真的就走了!他什么都没说,离开之间还看了王云一眼,眼神里的那股羞涩倒是看得王云心里一痒。

    傻四走得很远了,王云还痴痴地望着人家的背影,高轻初一声冷笑:“师姐,你整天跟爹说在这里要受多少屈辱,吃多少苦头,我来这一半天的,倒也没看出来。不过,师姐对男人倒是都很希罕呀?”

    王云见她话中带刺,赶紧掩饰:“哪有?我只是……确实是他救了我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高轻初的声音没有一丝地信任:“所以说,你是打算以身报恩了?王云,之前我对你还有些尊重,可现在,我真的是看不起你!从敌人手上拿东西,并不是只有献身这一条路可走!”

    王云定定地望着她:“师妹,你跟管华……闹别扭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他就是个不要脸的混蛋!”想起刚才被他调戏的样子,高轻初不由俏脸绯红:“反正,我不会再听你的,我要把东西从他身上抢过来!”

    抢?王云大惊:“师妹,不要啊!我在他家翻了很久都没有找那串药珠,那只有一种可能性,就是它在管华的身上!你就是想抢,也要知道它具体在哪里,否则打草惊蛇,我这些年的隐忍可就都白费了!”

    隐忍?高轻初不屑:“师姐,我不觉得你的所谓隐忍就是受委屈,在我看来,你很享受呢!”

    王云不相信似的盯着师妹,她怎么,可以这样说?

    高轻初是师父的女儿,也是她唯一的小师妹,如果不是在心底里宠她,王云真的想抡起胳膊,狠狠地给她一巴掌。王云的父母早亡,是师父把她带大的,七岁那年的一天,在外漂泊多日的师父高林山回到家,给她和师妹各带了一条漂亮的裙子。

    那是王云这辈子得到的最好的礼物。

    穿上那条裙子,她觉得自己美得象个天使,幸福的感觉从早上持续到晚上,就在她恋恋不舍地把裙子脱掉要睡觉的时候,师父闪进了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抚摸着她瘦弱的光洁的脊背,师父轻声叹息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师父说,他有难言之隐。身为在社会上赫赫有名的中医圣手,他却治不好妻子的病,自从生完轻初,她就一直咳嗽,身体每况愈下。万般无奈,师父带她去求医,找到了虽然不出名,却有一身高超医术的管玉轩,对于一个医生来说,去找别人看病真的是一件很丢脸的事,可为了爱妻,他不得不这样。

    谁知道管玉轩一针下去,不仅没有治好妻子,反而要了她的命。高林山悲痛万分,带着妻子的尸体回到家中,才发现她身上戴的那件传家之宝竟然不翼而飞!

    除了管玉轩,没有人接触过她,所以高林山有理由怀疑,那就是他偷去了!那件传家之宝不是别的,而是一串用极好的药材炮制而成的药珠,已经在高家遗传了几百年,没想到在他手里竟然丢了!

    办完妻子的丧失,高林山去找管玉轩,却不想他已经人去楼空,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。他这段时间在外面打听了许久,才知道管玉轩去农村开了个诊所,隐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的王云听完以后,义愤填膺:“师父,你为什么不去找他?干脆杀了他!”在王云的眼里,师父就是无所不能的英雄,只要他想做的事,就没有什么完不成。

    高林山却摇了摇头:“如果他死了,再毁了药珠,我怎么向列祖列宗交代?”

    见王云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望着自己,高林山爱抚地摸着她的头发:“云儿,你愿意为了师父,潜伏到他身边去么?”

    乡村小说网(acmedx.com)提供《风流村医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