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村医

作者:小嫩娘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26节  第26章?误解

    七岁的王云,被当地人当作孤儿收养了来,虽然跟管玉轩不是一个村,她却经常到他这里来,凭着自己的天资聪颖和在师父那里学来的医术,成功赢得了管玉轩的赏识。

    十七岁那年,王云忍着泪勾引了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管玉轩,进了他的家,成为了管华的继母。

    管玉轩对她很好,这些年的相处,不能说没有感情,可是在王云的心里,最重的依然是师父。高林山是她的救命恩人,她用自己的幸福、生命去回报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当她的身体被管玉轩开垦出来以后,原来瘦弱的王云胸前和腰肢都有了大幅度的变化,胸部鼓鼓的,腰肢纤细灵活,浑圆的臀一扭一扭地,吸引了村里那么多男人不怀好意的目光。他们都说,不知道管大夫能不能满足这小娘们,看样子,她很能折腾呢。

    一个还没成年的姑娘,在男人那满含肉欲的目光中挣扎,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。她有多少次想跑掉,最后却依然咬牙坚持了下来,为了师父,为了他们这个家,在她心里,他们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当她的丰乳肥臀落进村长的眼睛里,王云就知道自己跑不掉了,刘镇林知道她的来历,知道她来自的那个城市,也知道她肯定有目的。为了堵他的口,她在他身下叉开了腿,当他的冰冷贯穿她的身体时,王云的脑子里闪现的,依然是师父那张阴沉而悲伤的脸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,王云忍着,把自己象袜子一样随意地给人穿,不就是为了高家,为了高轻初的父亲吗?可到最后,她换来的是什么?在这个世界上,所有的人都能质疑她,鄙视她,唯有轻初不行,因为她不配!

    王云的眼睛忽闪着,有泪水从眼角挤出来,她努力把它逼回去:“轻初,你真的以为,是我贱吗?”

    她是把她当亲人看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高轻初瞟了她一眼,自然也瞧出了王云的不悦,父亲倒是说过,要跟师姐搞好关系……可她不明白,只是夺回一串珠子而已,用得着她王云付出那么多吗?

    静了静,高轻初的语气缓和了下来:“师姐,我也不是针对你的,就是……管华那小子实在可恨,我真恨不得……杀了他!”想起管华对自己上下其手,她的脸就忍不住发烫。

    王云淡淡一笑,看来,她刚才已经跟管华有过什么了,每个女孩子在刚刚接触男人的时候,都是这副样子……“轻初,我怀疑,那串珠子在管华体内了!”

    什么?高轻初皱起眉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已经翻遍了他家的所有地方都没有!”王云加重了语气:“可他最近的表现却很奇怪!力气增大了,医术很高,而且……他晚上自己折腾自己,听声音很强!”

    高轻初奇怪地望着她:“你听他干吗?”

    王云瞪她一眼,脸红了:“我只是在监视他!”

    是吗?高轻初疑惑了,只是让她来偷回珠子,用得着做得跟个女间谍一样?还偷窥?这个师姐,当真不是饥渴难耐么?

    “好吧,即使这些都是真的,那也不能说明,药珠就在他身上!”高轻初道:“我们总要确定了以后才好下手!”

    王云刚想说什么,高轻初又挥了挥手:“好了,我来想办法!”

    姐妹俩一前一后地走下山来,没有再吭声。

    山上人少,村里人可就多了,何况管华的家是在村东,而山在村西的,她们俩这一走,就要穿过整个村庄。村里的人见识少,性子野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看着她们的目光都有着别样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看,管大夫的小老婆,自己在这里守寡不算,还带着一个什么姐妹,她是想开窑子吗?”

    “啧啧,那姑娘真是糟蹋了,长得不错,偏偏是个贱人!”

    “听说跟小管大夫不清不楚的呢!啧啧,这姐妹俩真乱套哟!”

    村里的女人,舌头真比刀子还厉害,说得高轻初脸一阵红一阵白,恨不得马上出手,把她们的嘴巴撕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王云按了按她,示意她安静。村里的女人,大多是带了妒嫉的成分,如果她们也貌美如花,恐怕天下都要大乱了呢!轻初身份绝不能被泄露,一旦管华知道她身手不错,肯定会起戒心的。

    而在男人的阵营中,则是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“草,这么好看的娘们,压到身子底下不知道怎么**!”

    “浪你妈个B啊,就你那两下子,还没叫就完事了……老子来就不一样,非草得她哭爹喊娘不可!”

    “滚!嘴上说有什么用,有本事上呀!我看你老婆不揪断你的鸟儿!”

    人群里发出一阵哄笑,眼睛却都死死地盯着路过的两个水灵灵的女人,各自在心里意淫着某种场景。这些粗俗的话落进高轻初的耳朵里,眼根都酸了,粉拳掐进肉里,该死的男人们,不要落到我手里,否则我才真让你们哭爹叫娘!

    见她们回来,管华也没有说什么,趁着没人注意的工夫,冲着高轻初眨了眨眼,很明显地挑逗。

    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高轻初快速回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王云想跟她说什么,见她脸色不好,悻悻地去了管华那里帮忙,站在旁边等药方,一抬头,顿时慌了,傻四!

    他来干什么?

    这家伙傻,难不成要把刚才的事说出来?王云紧紧咬着下嘴唇,恨不得把血咬出来,身体也忍不住地颤抖。她现在是寡妇好不好?她的名声早就已经被刘镇林糟蹋得不成样子了,可是……可是她不是那样的人,不知道为什么,她不想在傻四面前表现出自己放荡的样子。原因?就当是想为傻子多榜样吧!

    管华起初并没有注意这些,他开好了药方,然后扔过去,发现王云没有马上就拿去。

    转头看看她正盯着门口发呆,管华好奇地望过去,傻四?他跟傻四不熟,不过也知道这个人,不是别的,主要是诊所里人来人往,周围有点什么好事都落不下。

    这家伙壮得象头牛一样,来看病?再看看王云那心事重重的模样,管华心里不禁来气,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又在发搔了!

    低头咳嗽了一声,管华把王云从混沌中唤醒,然后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王云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拿了药急匆匆地朝药房去了。

    管华依然不动声色地诊着病,只见傻四百无聊赖地站了一会儿,老老实实地跟在了队伍的最后。

    等轮到他的时候,天已经快黑了,傻四虽然低着头,可管华看得出来,他用眼睛的余光偷偷地瞄着他的小继母。看来王云的魅力确实不小,引得傻子那情窦都开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不得劲?”管华问他。

    傻四愣了一下,抬起胳膊,在胳肢窝里找呀找呀,终于摸出一个小小的肉瘊:“看,长了个这个!”

    管华皱起眉头。擦,这东西跟了你不到三十年,也该有二十八年了吧?到今天才来看?心里那么想,嘴上却故意说道:“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很容易转移或者恶化的!”

    啊?傻四的嘴巴半张着,急得脸通红:“这就是个瘊子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它疼还是痒?”

    傻四摇头:“不疼也不痒,什么事都没有!”

    管华双手抱在胸前,用一种探询的目光望着他:“那你来找我干吗?”

    傻四一愣,眼睛直直地盯着王云,挠了挠脑袋:“嘿嘿,没事……你给我开点药吧!”

    没事开个P药啊?管华冷下脸来:“捣乱是吧?想干什么快说!”他就不信了,这傻子就是再缺心眼,也不能当着他的面,说要上了他的小继母。

    傻四憋了半天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急得抓耳挠腮,最后一跺脚:“我……我给你采药中不?”

    乡村小说网(acmedx.com)提供《风流村医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