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村医

作者:小嫩娘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28节  第28章?遭调戏

    管华还在桌子上趴着,双手都垂到了桌子底下,貌似睡得死气沉沉。高轻初走过去推了推他,管华动了动,冲她打了个很恶心的嗝,转头又睡过去了!

    一口酒气!

    高轻初嫌弃地捂住鼻子,等了好一会儿才又去搀他,这家伙看起来不胖,怎么就那么重呢?把他的胳膊绕过自己的脖子,又用手拖着他的腰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把这家伙给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慢慢朝他房间里挪……管华眯着眼睛,看她那么用力,坏坏地笑了一下,整个人向下一沉!

    哎哟不好,要倒!高轻初想支撑一下未遂,整个人趴到了地上,而管华也重重地压到了她身上,沉不说,可他……他那双该死的爪子,不偏不倚地正放到她的两腿之间!

    推?推不动!踹?又拔不出腿来!高轻初的姿势又是趴着的,她的手根本就用不上力气,感受着身下有个东西在活动,吓得浑身一缩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个臭变态,快起来!”高轻初低声怒道:“拿开你的爪子!”

    拿开?管华在心里轻笑一声,小丫头,我就知道你来这里目的不单纯,原来竟是为药珠而来。既然来了,就得带点什么回去,看老子怎么让你完成这个意义非凡的任务!

    装作是半醒,管华抬了抬头,手在四周抓了抓,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囔着:“唔,什么……我饿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一个半翻,又朝上窜了窜,把脸挪到高轻初的双腿间,然后长呼一口气,深深地埋了上去。此时夏天还没过去,高轻初虽然没有穿裙子,却穿着一条很薄的裤子,管华的呼吸直接透过那块薄薄的面料,喷到了她身体上最隐秘的部位。

    高轻初几乎窒息了。

    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啊!当下气冲脑门,抬腿又踹,却不想双腿被管华死死压住,动弹不得。而那温热的气息随着管华的呼吸,一下一下冲击着她的下身,高轻初羞愤难当,拼命挣扎想要挣脱,未遂。

    管华咳嗽一声,双手在她身上乱摸,边摸边哼唧:“老牛别动,让老子……骑一会!”

    老牛?高轻初变了脸色,这家伙不会把自己当成牛了吧?当下恨不得给他两巴掌,却够不着,反而让管华的手又从腿上移到了屁股上,使劲地扣着。

    “唔,好饿!”管华嘟囔着,鼻子四处嗅嗅。从那条隐秘的缝隙中,隐隐地透出一股女性的馨香,味道令人沉醉,尽管是装醉,管华却真的有些入迷了。

    高轻初狼狈透了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这样被哪个男人欺负过!即使在城里,有些富家公子哥过来向她示好,也都不敢对她动手动脚的,要知道跟她的美貌齐名的,是高超的武术工夫。虽然她上过武术学校,可学校里的老师和师兄全都打不过她,这让高轻初在男人们的心里,就想谜一样神秘。

    她很享受被人关注却又保持神秘的状态,洁身自好,高高在上,她应该有这样高傲的资本。可是现在,高傲的小公主被一个村里的猥琐色狼占尽了便宜……她真的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管华却不管这些,他一边揉着那两片性感的“大馒头”,一边在底下啃嗜,而且还咂吧嘴:“吃不到,好香……”

    高轻初怒了。

    这个死变态不光清醒的时候色,醉了以后更恶心,此时此刻,她也没有其他办法了,只好将腿叉开,然后狠狠地夹了下去!

    什么?没夹到?高轻初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轻如燕了,转过头,管华那张不要了的脸已经歪到一边,依然是那副酣睡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么巧,在她要出手的时候,他就躲了?高轻初坐起来,仔细地检查他的眼睛,据说装睡的人睫毛会打颤,定力再好的也超不过30秒。可她盯了足足有一分钟,管华的睫毛是动都没动,鼾声如雷。

    看来似乎是真的。

    高轻初没有办法,只好再次将他扶起来,可管华的脚软得根本支撑不住,全身的体重全都压到了她身上。搀着管华走了两步,高轻初觉得很费力,干脆蹲下来把他背过去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压在面前柔嫩的身子上,管华的感觉就来了——不来他也控制不住,因为他跟高轻初的下部离得近,色迷迷的药珠已经闻到了九曲回肠的味道,管华还没想到这一点,他的二弟已经勇猛而出了!

    艰难地走了两步,高轻初的身体突然一颤,后面有个硬硬的东西在使劲戳她屁股,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管华,你混蛋!”高轻初怒吼。

    管华只好装死,他不想这么快暴露的好不好?

    受到刺激,高轻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背着他蹬蹬蹬跑到房间里,然后身子一斜,狠狠地把管华摔倒在床上,小脸气得通红:“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此时最好的状态,就是睡觉。

    眼睛是闭得很紧,可身下那根东西已经涨得嫌裤子小了,裆下那高高的帐篷显示管华在潜意识里已经有了某种**。高轻初盯着那个地方,想起爹在电话里说的,紧咬下唇:师姐怎么还不回来?管华的欲流已经达到顶点,这正是最好的时机……

    半天没动静,管华眼睛悄悄眯开一条缝,见高轻初正焦急地翘首盼望,不由想笑:死丫头,想看戏?哥哥先让你预习下!

    于是翻身坐起来,闭着眼睛,含糊不清地叫嚷:“我要尿尿,我要尿尿!”

    尿尿?高轻初一呆,是啊,他喝了多么多,肯定会憋得慌!这怎么办?急急地过来安抚:“你等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等一会还能怎么样?她不知道,就想只要师姐回来,她就可以把这个家伙完全地推出去了。

    管华哪里能让她这么舒服?一声高一声低的呻吟:“我要尿尿,我要尿啦!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他尿到床上,一会儿怎么跟所长的女儿办事?不办事她就拿不到药珠,拿不到所有的亏都白吃了……高轻初这么想着,左顾右盼地想办法。

    要是再把管华背到厕所去,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她很累不说,到时他躺在厕所里,她也拉不起来。除非……高轻初眼前一亮,立刻跑到前屋,拿了个酒瓶子又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费力地把管华立到墙上,高轻初伸出小手,以最快的速度解下他的裤带——希望全天下的人都不要知道她还为男人解过裤子!

    当那根巨大而坚硬的物体挣出头来,虎视眈眈地望着她时,高轻初羞得全身都起鸡皮疙瘩,这个变态……怎么会有那么大!狰狞的头上有个小孔,里面有晶亮的液体滴下来……这真是的是要尿了么?

    高轻初真不想碰那个东西,可管华高一声低一声地叫着:“我要尿……我要尿……”

    由不得她多恶心一会儿,高轻初伸手握住它,又把酒瓶口对上它的口,没好气地道:“尿吧!”

    其实,管华真的是有尿意,他已经快要被那种燃烧的感觉给控制了,恨不得马上撕掉伪装,把高轻初蹂躏一番。当她的小手握住自己的大鸟时,管华几乎痉挛,体内的火热喷薄而出,贡献了满满一瓶。

    捏着鼻子,忍着恶心,高轻初赶紧把瓶子扔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等到她回到房间,见管华还光着屁股在墙上倚着,恨得牙根直痒,使劲把他推回床上,至于他没穿裤子,光着屁股,那根铁棒傲然挺立,她都懒得管了。

    管华偷笑,这丫头虽然目的不纯,但好在心里不坏,她这个样子,倒真的激起了他的兴趣。从身后看着她曼妙的身体,还有薄薄的裤子后那一点淡淡的痕迹,想着自己在那里闻到的阵阵馨香,管华几乎迷醉了。

    不行,受不了了!他要把这妞儿办了,以飨药珠。

    悄悄坐起,管华朝高轻初的身后爬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乡村小说网(acmedx.com)提供《风流村医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