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村医

作者:小嫩娘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33节  第33章?傻四改名

    傻四去了哪里呢?河边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,其实就是那天在这里看到了王云,然后见她在水里的样子真的很美……傻四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喜欢女人,人家也不会喜欢他,可是这两天,王云明明对他很好的。

    坐在河边,傻四把脚伸进水里,愣愣地出神。

    王云琢磨着他是在这里,跑过来一看,果然!好气又好笑地走到他身边,一屁股坐到另一块石头上:“你在这里干啥?”

    傻四一看是她,脸红了,赶紧把自己的臭脚丫子从水里提上来,湿忽忽地就插进了鞋子里:“没……没干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嗬,还没干吗?你把那草筐放到家门口,不说一声就跑出来,不怕人担心?”说实话,傻四虽然心眼不多,可他对她还就是真心的,王云不能把他跟刘镇林和叶正义比,虽然现在不能接受,可起码也不会厌恶。

    傻四听了这话一惊,赶紧去看她的脸:“你你你你你……担心啊?”

    王云白他一眼:“看看你,脚不擦一下就穿鞋,那么不讲究呢!快回去吧,华子等你呢,他还有事跟你说!”

    华子?傻四哼了一声:“我不去找他,他不喜欢你!”

    这句话,说得王云心里一暖,缓缓地抬起头来。如果跟她说这句话的人,是……他,该有多好?只可惜,她对他的心思只有自己知道,而不管为他做多少事,却永远也得不到他的心。

    见王云发呆,眼睛里还含了泪,傻四顿时急了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象是突然醒悟过来,王云赶紧擦了擦眼睛,勉强笑道:“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什么?”傻四急切地抓住她的手:“你跟我说!有什么事让你不高兴了,谁惹你了,你都告诉我!”

    告诉你还能怎么样?王云淡淡一笑:“好了,真的没事。虽然华子对我态度不好,可他还是帮我的,要不然,刚才就被叶正义给拖走了!”

    叶正义?傻四看着天想了想:“那个警察啊?”

    真没想到他这么傻,竟然还认识警察!王云点了点头:“就是他!这个人对我有坏心思,昨天……欺负我一次了饿,今天又来,要不是华子,我真的逃不掉!”

    傻四的脸顿时阴了下来,拳头使劲攥着:“这个死警察,我看他是活够了!”

    王云只是随口一说,见傻四的脸色那么难看,慌忙道:“没事,你可别做傻事了!咱回去吧,华子跟我说,让我好好对你……小四,我当你妹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从辈分上来说,傻四该叫王云一声婶,既然老管大夫走了,他自然可以不叫。何况王云比他小了好几岁,叫一声妹妹也不是不该,可……傻四摇了摇头: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他不想王云叫他哥,叫个别的,总之别叫哥就行!

    一路上,仿佛生怕王云再提叫他哥的事,傻四走得飞快,管华想出去找他,还没有出门他就到家了!

    这时候的管华可跟之前不一样了,他把傻四拉过去,象看宝贝一样盯着他,直看得傻四脸红心跳,手脚发软,最后不得不低下头:“华子大夫……”

    管华拍着他的肩膀:“咱俩拜兄弟吧,你比我大,我叫你哥!”

    啊?傻四张大嘴巴,又惊喜又纠结,想了半天,重重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摇头?管华以为这家伙会很高兴呢,竟然还会拒绝?不由苦笑:“为什么不行?认你哥还要有条件?”

    傻四慌忙摆手:“不是,我……你叫我叔!”

    叫叔?管华皱着眉头,想了半天也想不过弯来,叫叔?他凭什么……眼睛瞥到刚进大门的王云,好像突然明白了:“你是怕成了我哥,就不能找王云了?要跟着她的辈?”

    管大夫果然是聪明人啊!傻四嘿嘿笑,点头。

    叹口气,管华意味深长地道:“我跟你说,我跟王云什么关系都没有,如果她死乞白赖地非说跟我有关系,那就是同学!”

    同学?傻四更傻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提她跟我爹的事了,他们俩的关系,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!”管华的话,顿时让傻四兴奋起来,他手舞足蹈地想了半天,重重地点了点头:“对!”

    见他顺过来了,管华双手按到他肩上,认真地道:“四哥,以后你就跟着我干,咱干干净净、堂堂正正地做人,谁也不会再给你白眼吃!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傻四哪里听过这种话啊?一时间那种激动涌不出来,眼睛都湿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傻!”傻四的嘴唇抖动着:“我……嘴笨!”

    管华点了点头,他相信傻四的话是真的,就凭刚才他采回来的那些中药,傻四完全胜任一个药师的工作,可以说,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药师能够把中药细化到那个程度,这样的人才就是从大学里都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一个这样优秀的专业人才,不能被人们认知,却被冠以“傻”的特征,任是正常人也给叫傻了。

    把话说透,两个人的关系立刻变得亲密起来,管华道:“四哥,你还知道你亲爹姓什么么?”

    他是考虑着,总不能老是这么傻四傻四地叫,该给他个正经八百的名字才对。

    傻四的脸顿时凝重起来:“不知道!我只知道亲爹在我100天的时候,把我娘赶出了家门,我娘带着我到处流浪,她身子不好,去了一个村里,被一对夫妻收留了。后来,娘死了,那对夫妻就成了我的养父母,养父在我十岁的时候也去世了,养母就带着我到了这里……我不知道亲爹姓什么,不过知道我娘叫裴玉荣!”

    听了这些,管华对傻四的同情心就更浓了,他叹口气,一把握住傻四的胳膊:“哥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咱兄弟俩一起,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!”

    傻四激动万分地点着头:“是,好!”

    “四哥,既然不知道你父亲的姓,跟着你母亲也是一样的,以后你就改名叫裴四,好么?”管华道。

    “好!当然好!”傻四的眼睛里含着泪,他早就想改姓了,可是他到底姓什么,对外边的人来说无所谓。不管他姓什么叫什么,在那些人的眼里,都是傻子一个。而管华的重视,让他受宠若惊,心里也油然生出一股“正常人”的自豪感。

    见他们俩人谈得热火,王云也放心了,喜眉笑眼地去做饭,心想到中午的时候,他们哥俩肯定想喝一杯……一边做饭一边哼着歌,心里面说不出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高兴的?”趁着到厨房来找东西,管华泼了王云一盆冷水,他觉得这个女人真能装,她留在他身边的目的,就是为了药珠。是裴四无缘无故地喜欢了她,而她已经明确地说过:她不喜欢裴四。

    所以在管华眼里,这件事跟王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句话,也确实让王云愣在了原地。是啊,管华跟裴四是兄弟,又关她什么事呢?只要她打探到药珠的下落,然后想办法拿到它,交到师父手里,这事就算结束了,她也将为高家医术立下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师父说过,只要她能拿到药珠,不管什么条件,他都会答应。

    这个许诺,让王云神往得有些过头了,她期望着有一天,她可以亲手把师父最珍视的药珠捧上,然后由他拉着手,喜气洋洋地进入高家的大门……

    有这一天么?有吧?

    她不确定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,那件事根本与她毫无关系,她又有什么好欣喜的?王云木然地洗着菜,她觉得,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外屋的管华,看到她在厨房里呆着出神的样子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乡村小说网(acmedx.com)提供《风流村医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