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村医

作者:小嫩娘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53节  第53章?就当做好事,从了我吧!

    对于管华满口里胡诌出来的那些话,高轻初是一个字都不相信,可她毕竟还是个没有经过人事的女孩儿,身为医生,虽然对男女的事情看得很开,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。所以,当管华肆无忌惮地说出那些词时,高轻初听得面红耳赤,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。

    管华则不依不饶:“高大夫!轻初!美女!求垂怜!”

    高轻初白他一眼:“给我滚蛋!以后再敢提这个事,我就不客气了!”她好歹也是一介武女,任何解决不了的问题都还有最后一条出路:拳头!

    其实,以身诱敌,得到药珠,这正是高家人想出来的最稳妥的办法。高轻初始终都在想其他的出路,可事实证明,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,而这样做的风险就是:她很可能失了身,却没有拿到药珠。

    那将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结果,如果真的如此,高轻初会羞愤而死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月,就是父亲要参加全国医术交流比赛的日子,其实这个比赛说不起根本不上什么台面,可它是国家为了促进中医药的发展而设立的一个奖项,奖金数额有500万,除此以外,名声是金钱买不来的。

    父亲虽然关心那500万,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讲,他需要的是“全国第一”的名分。而退一万步讲,即使没有这个比赛,他早晚也要找到药珠,把高家的医术发扬光大。只是现在,要得到就必须先失去,这一点让高轻初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她确定,管华到这里的目的,肯定不仅仅是进修,那么他的另外一个目的,会是什么呢?隐隐地,高轻初觉得似乎跟自己有关,不过她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到底对我有没有想法啊?”管华趴到她旁边,一边努力做俯卧撑,一边跟她聊天:“来看看,哥哥的体力怎么样?吃得消不?”

    高轻初斜眼看了一会儿,撇嘴道:“这有什么?”心里却暗暗吃惊,从他开始做到现在,已经做了几十个,却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,一下又一下都很到位,丝毫没有疲倦的意思。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多大的力气……

    “没什么吗?不信你试试看吧,我陪你练习练习!”管华一边说着,停了手,笑嘻嘻地挨着高轻初坐下:“来?你默认了是吧?”

    双手刚要环到她腰上去,忽得就被推开了,高轻初眉头紧皱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玩一下嘛!”管华道:“要不然,你就当做好事了,接济接济我这个贫穷的单身汉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双手轻轻一扳,就把高轻初扳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初次如此顺从地落进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,高轻初本以为自己会紧张得呼吸困难,可当她紧贴着管华的身体,慢慢张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还好。这个男人还是跟之前一样猥琐,可他的怀抱干净暖和,靠上去很舒服,不知道为什么,高轻初竟然有在妈妈怀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初战告捷!管华万万没想到高轻初刚刚还满身是刺,此时怎么就变成了温顺的小猫了,她的身体上那种淡淡的体香钻进了他的鼻孔里,小腹猛得就紧了。

    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紧迫感压到了管华的心头,小弟弟嗅到了大餐的气息,疯狂地变身了,从一根默默无闻的小棍子成长为巨大的金箍棒,而且柱顶左右摇摆,四下张望,大有要闹海的气势。

    那种男人特有的气息,从她的身下传来,高轻初全都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以她的个性,以她的身手,这样轻松地落入管华的魔掌基本是不可能,起码得有挣扎或者对战,而现在,他一个手指,就把她拨拉了过来。不用想也知道,高轻初有了献身的念头,既然委身于管华是一条必经之路,那她还有什么可犹豫的?

    管华默默地批评了几眼自己毫无原则的小弟弟,对高轻初道:“你别害怕,我保证会轻点,不会让你疼的……”

    高轻初闭上眼睛,没有再说什么,只觉得自己的身上越来越凉,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来回翻滚着,把一团团火热的**堆积在她的体内。随着衣服越来越薄,高轻初的身体颤抖得愈加厉害,任何一个女人,面对自己的第一次都会有恐惧感的。

    一向没心没肺的管华,这一次真的是手下留情。他能够猜出来,高轻初这次为什么会勉强自己从了他,她想要药珠,却不知道这取得药珠的方法,却会使药珠更牢固地长在管华的身上。

    终于,高轻初被脱得只剩一条内裤了。

    她胸前的两座雪山傲然挺立着,山顶樱桃殷红,娇艳欲滴,完美的身材展现在管华面前,玲珑有致,凹凸惹火,让人无法自持。

    管华一看到这一副画面,这个人就已经被放到了火上,恨不得马上燃烧成骨架。他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光,然后趴到了高轻初的身上,语调颤抖:“乖乖,你真是个要命的女人!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含住那颗樱桃,猛的一吸——高轻初吃痛低呼一声,刚要说什么,突然传来了敲门声!

    谁特么这么不要脸,要在这个时候来敲门啊?

    管华回头看了看,冲高轻初小声道:“咱不理他,来继续!”身下已经绷得不行了,他怕在晚一会儿,就会有人迸裂而出,然后威胁他一顿,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敲门声一下紧似一下,哪里还继续得下去?高轻初思考片刻,挣扎着把他推起来:“好了,先看看是谁吧?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今晚这事好歹也是她思想斗争了好久才应下的,似乎并没有之前想像的那么难过,这对高轻初来说是件好事。既然无论如何都要走出这一步,她愿意配合大家走下去,既然已经搭好了架子,能做就做吧,反正已经这样了。

    可是,敲门的人很执着,不紧不慢也不走,似乎有意要把这项活动当成马拉松。

    管华空有一腔热血,此时全都洒了,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高轻初把自己踢到一旁,然后利落地穿好衣服。见管华看得发呆,高轻初道:“你想光着身子让人家看么?”

    啊 ?管华这才意识到什么,手忙脚乱一通拾掇,其他的地方都还好说,小弟弟在外面伸展着,怎么压都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快点啊!”高轻初急道:“都这么半天了,人家会起疑心的!”

    起就起!管华气鼓鼓地道:“哪里有这样的?都到站了,临门一脚把人踢出来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行呢!”

    高轻初瞥他一眼,转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当门打开的那个刹那,高轻初一看到那张脸,笑容顿时僵在脸上,怎么是他?林浩然。

    “轻初,这么早就睡了?”林浩然微笑着,额头上带着有钱人的标签,声音生动而迷人: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回来了?”高轻初喃喃着,眼睛里顿时沁满了泪水,这是她的爱人,让她魂牵梦绕、却有两年没有见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轻初!”林浩然上前一步,把她拥在怀里,嘴唇自然地落在她的额头:“轻初,家里怎么样?一切都还好吧?”

    没有他的日子,还能好到哪里去?高轻初真恨不得把自己这两年的遭遇都告诉他,可是现在,她又不想这么做。林浩然已经离开她的生活太久了,他变成了什么样子,到底关心什么,她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高轻初转过头去,擦了一把眼泪,声音冷冰冰地:“浩然,你来做什么? 有事请讲!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看我女朋友的!”林浩然激动地说着,再次把轻初搂在怀里,用胡子亲亲她的额头:“轻初,我好想你!”

    想?当初走的时候,可是连头都没回呢!轻初冷笑一声,算作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怪我,可我也没办法,当初我妈逼着我去美国进修,如果不去,她就要自杀!我总不能让我妈自杀吧?所以就去了!不过,这两天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,你始终都在我的思想之中。”

    我呸!高轻初忍不住了,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不回来找我?两年了连通电话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咳,我到了那里以后就换了个新版的手机,之前的联系人全都丢了,也包括你……”林浩然解释道。其实,只要他想找,自然能够找得到的,只是当时心情不好加上学业繁重,所以就没有跟她联系。

    这个解释,很苍白。高轻初冷笑一声,没有回答,可是她又怎么舍得怪他呢?林浩然是她心中最触碰不得的人,重要的胜过自己的亲人,她爱他,不管他说什么,或许他什么都不说,她都会原谅他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面对面站着,终于,轻初倒在他怀里,哭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管华一边用手抚慰着那根狰狞的巨龙,一边愤恨,我了个擦的,这家伙谁啊?高轻初到底有没有谱啊?老子这里还等着一杆进洞呢,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呢?

    乡村小说网(acmedx.com)提供《风流村医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