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村医

作者:小嫩娘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7节  第7章?青天霹雳

    叶依娴显然低估了自己体内的那颗小虫子的能力,原来它不光动作快,而且隐蔽得很深,不容易摸到。这可怎么办?如果被爸爸知道,她会被打死,而且还会被那个狐狸精女人嘲笑,最无法忍受的是,狐狸精会连她妈妈一起骂。

    她可以接受一切困难和侮辱,可妈妈不行!在叶依娴的心里,妈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她的爱有一道光辉,把自己紧紧笼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见叶依娴神情严肃,有些悲戚,管华忙拍拍她的肩膀:“你别怕,等我出去,马上给你点药吃,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会被别人发现么?”叶依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:“我不想被别人知道!”

    管华捏捏她的小脸蛋:“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,放心吧!”

    叶依娴这才破涕为笑,把裙子放下去,对管华道: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还能怎么办?当然是出去了!管华轻声道:“一会儿你帮我向你爸求情,只要他同意,我就可以出去帮你拿药了!不过你要乖,他不生气了,才会听你的话,行么?”

    叶依娴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帮她整理好衣服,又让她坐在椅子上,摆出一副端庄大方的样子,管华才跑去把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直趴在外面门上偷听的叶正义差点撞进管华的怀里,连跑几步冲进来,见女儿好好地坐在那里,疑惑顿时变成了欣喜:“小娴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爸!”叶依娴站起来,款款地走到他面前,伸手挽住他的胳膊:“我好多了,都是管医生医得好!”

    管华的手指突得麻飕飕了,哼哼,如果叶所长知道他是用这个给他女儿“医”的,恐怕会要了他的小命吧?

    看他一眼,叶依娴乖巧地道:“爸,刚刚管医生也跟我说了毕建文的事,我想通了,他不是什么好人,我不再去找他了!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叶正义的嘴巴大得都快能飞进个鸟去了,愣怔半天才道:“真……真的?”

    别说他,就连周围的人都很安静,个个慈祥地望着那丫头笑,一副很欣慰的样子。操,装什么呢?管华不屑,以他对男人心理的了解,其实他们并不关心所长的女儿是不是回心转意,他们的兴趣是:这丫头跟那家伙是怎么开始的,然后相处的细节……

    无论如何,管华帮叶正义达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叶正义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安,其实管华还没有犯什么错,把他扣到这里也只是帮刘镇林一个忙,所以放不放他都是一句话的事。可他就是不明白,怎么自己闺女的那颗脑袋突然就开窍了,莫不是这家伙用了什么非常手段?

    见叶正义一直用疑惑的目光瞟自己,管华的心里那叫一个发毛,趁他不注意推了叶依娴一下,意思是赶紧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这一下却被叶正义那双敏锐的眼睛看到了,虽然是在乡镇下,他也是干了多年的老侦察,管华的这个小动作非常清楚地表明:他们俩之间有猫腻!

    叶依娴拉了拉爸爸的衣角,轻声道:“爸,你放了他吧!管哥哥的爸爸受了重伤,他还没有跟他爸说几句话,就被刘镇林那老家伙送到这里来了!”

    叶正义抿了抿嘴,没吭声。不行,这里面有事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一阵静默,突然,大门外冲进来一个女人,边哭边道:“管华!管华!”

    管华定睛一看,这不是王云吗?她哭哭啼啼地跑到这里来,是嫌他不够丢人么?快速地走到门口,管华呵斥道:“叫什么?我还没死呢!”

    王云风风火火地漂到他面前:“你爸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你爸才快死了……呃,你说什么?”管华睁大了眼睛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,刘镇林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做广播,说你强奸了刘寡妇,被人送到派出所了,还说上梁不正下梁歪……你爹吐了一大口血,肚子胀得老高,说他不行了,要见你一面!”王云本来还想边哭边说,但演技有限,只好把所有的信息都传达到了再说。

    此时的管华也顾不得什么了,撒腿就跑!

    叶正义“哎”了一声,还想威严一把,被女儿扯了回去:“爸,刘镇林闯祸了,你别跟着瞎起哄!”

    吞了口唾沫,叶正义没有再吭声。

    管华则一路狂奔朝家里跑,从派出所到他家有四五里地,好歹也得跑一阵儿。不久,王云骑着电动车赶了上来:“等等,上车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上!”所有的事都是因为她才挑起来的,管华对这个本就没有什么好感的女人简直是厌恶透顶:“你的车什么人都能上,我嫌脏!”

    不上拉倒!王云脸色一阴,加了电朝前冲去。

    讲志气的管华拒绝王云的直接后果就是,等他跑到家的时候,一头栽在床边上,连气都喘不上来了:“爹……老爹,我……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管老爹的血都快吐干了,只剩一口气,就等儿子回来,听到他的声音,艰难地睁开眼睛:“华子,爹不行了!”

    之前回来,老爹都是没个正经地跟他开着玩笑,就是刚才,他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,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?巨大的落差使管华有些接受不了:“爹,你别乱说,我给你拿药!”

    老爹一把拉住他:“别拿了,我的肺裂了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管华僵在原地,肺裂?也就是说,老爹的肺被气炸了!

    “华子,床下面有个箱子,里面是从你老老老爷爷那里传下来的医书,你拿去看,咱家的医术可不能失传啊!”老爹说着,颤抖着双手从枕头底下摸啊摸的,摸到一个黑漆漆的布包,打开来,竟是一串又黑又脏已经长毛了的木珠!

    “这串木珠,是我们家祖传的,由少林寺最著名的方丈大师开光,一直传到了现在……你没用,就传给你儿子,这个可千万不能丢!”老爹说着,把那串珠子放到他手里,有气无力地道:“我死了,你别去找村长,我的肺里本来就长了瘤子,是恶性的,只是一直没有跟你说……儿子,你要把爹的这一套接过去呀,我……我不放心……还有,有难事去找你妈,她在市里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小,等到管华含着泪眼去看他的时候,老爹已经闭上了眼睛,安静地去了。

    乡村小说网(acmedx.com)提供《风流村医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