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流村医

作者:小嫩娘

    [第1章  正文]

    第80节  第80章?彻骨疼痛

    管华只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身体了,轻飘飘的,不知道该荡到哪里去。可是,却又有很多很多疼向他涌来,不知道哪里疼,却哪里哪里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被束缚了,被一种能够勒进皮肉的绳子紧紧地束着,疼到骨头里,疼得连呼吸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除了疼,另外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冷。

    从心开始,到指尖的微小毛细血管都是冰冷的,冷到血液凝固,甚至冻成了冰。恍惚中,他感觉自己在泥潭里深陷,想走出去,他拼命挣扎,却是越动越深,根本就没有离开泥潭的希望。

    最后,他没了头,在那臭气熏天的泥流中无法呼吸,可是……为什么不死?他想或许这就是死了吧?只是死了的人怎么也还会难受?

    整整四天,管华都是处在“死”的状态,除了呼吸,其他的都已停止。

    直到猛的一下,他感觉到手指钻心地疼,于是往回缩,然后听到旁边一个惊喜的声音:“动了!他动了!”

    这是谁?管华睁不开眼睛,记忆也无法一下子恢复,不过在他残存的记忆中,应该是不认识这个女孩儿的。

    “很好,只要他动,就可以救活!”是个男人的声音,很温暖,似乎也挺关心他的。管华一阵感动,看来他被人揍了那一顿,还真是被人救了。

    蒙胧中,有人按着他的手腕:“管华,管华!你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管华很想回答,可他发不了声,也无法睁眼,只有点头,微微地一下,感觉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他有意识!”男人道:“你照顾他,有任何进展随时告诉我,我去向领导汇报一下!”

    说着,男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管华有些奇怪,领导?他一个从穷乡下过来的穷小子,哪里够资格惊了什么领导的架?喔,是戚世综也说不定,毕竟从道义上来说,他是他的岳父大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没什么了,管华唯一的感觉,依然是疼。他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,好像全身都腐烂了,那腐烂的程度还在加深一样。

    女孩儿端了盆温水,洗了毛巾给他擦脸,管华巴巴地等着她伺候,轻柔地小手按在他的额上,是疼痛之外最舒服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管华没有了任何消遣的心思,他在反思。

    自从药珠出现,他在金钱方面、事业方面、女人方面似乎都很顺利,也就是这些顺利,使他有些飘飘然。如果不是因为大意,他哪里会喝下那迷药,又哪里会受这份苦呢?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状况,别说保护他的女人,就是他自己都难以保全。

    既然选择了活在这个世界上,那就应该使自己不断变得强大,然后借助那份力量,去实现自己的想法。倘若强大不够,又无法弱小,那最后他将被世俗抛弃,就象现在一样,成为一个痛苦的废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管华牙关紧咬,右手也紧紧地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呀,你会握拳了!”女孩儿叫了起来,然后跑出去,不大会儿工夫,那个男人匆匆赶了来:“哪只手握拳了?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不等女孩儿回话,管华就自己把手张开了,男人顿时又惊又喜欢:“你能听懂我说话?”

    管华闭着眼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男人道:“管华,你受了很重的伤,而且还中了很深的毒,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努力,现在就看你的了!”

    看我的?管华的眼睫毛微微抖动,我还能干什么?

    “你要有信心,只要配合医生治疗,肯定会治愈的!”男子道:“你的伤会恢复很快,可是血液里的毒却没那么容易完全清理,所以以后,你肯定会吃很多苦。”

    吃苦?管华暗暗苦笑,还有什么境况会比现在更艰难?

    男人说完,又忙活了一阵,然后来到他身边:“我现在要给你打一针,可能会很疼,不过请你尽量忍耐!”

    又疼?这个字,让管华心里直哆嗦,不过……只是打针而已,应该不至于吧?

    打针的时候,管华基本没有什么感觉,可是在他把针拔掉以后,针眼处开始疼了起来,那种疼很快就蔓延开来,最后疼得他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可是,管华叫不出来,他想咬牙,却又咬不住,想大喊,却又发不出声音,那种又憋闷又疼痛的感觉几乎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疼痛几乎持续了两个小时,男子始终都在他身边,静静地观察他的反应,等到管华平静下来,男子道:“你很坚强,管华,真正的铁汉是需要历练的,相信经过这一次磨难,你会成熟不少!”

    成熟要这样痛苦么?管华从心底叹了口气,是的,经历了这一次伤痛,他还有什么可怕的?只要能够活着站起来,他会比任何时候都坚强。

    “这个针,每天要打两次,一个月后再看看情况,如果情况好的话就继续,情况不好的话……还得加量!”男子道:“没有办法,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地清除你血液里的毒素!”

    当听说一天两次,一共要打30天时,管华的心都抽了,该不会毒素还没清除,他人已经疼得死掉了。不过,现在的管华可不是之前的他了,他求生**强烈,心中满是激情,无论吃多少苦受多少罪,他都会忍下去的。

    见管华表情坚定,男子欣慰地点了点头:“你能配合太好了,我相信领导会很开心的!”

    又是领导?戚世综?

    管华眉头微皱,头随即就疼了起来,表情痛苦。

    男子轻轻地把他放平:“你睡一会儿吧,等一下我们还要做后续治疗!”

    管华顺从地躺在床上,听到男子走出去,房间里又恢复了宁静。要说睡觉,想睡着又谈何容易?说服自己的身体接受那些疼痛,管华终于睡着了,可似乎是刚刚进入梦乡,他又被推醒,该吃饭了。

    吃饭又是让管华抓狂的事。他无法吞咽,因此需要护士从他的口中插进一根管子,然后再从管子里把饭打进去,强迫他的胃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这个环节不疼,可是很恶心,相信谁的口中插进管子都好受不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又是治疗,除了打针,还有针灸,中药析毒等等,一直折腾到半夜,管华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,管华果真持续了一个月,只是随着他体内毒素的减少和活动的自由,后来的治疗都没有那么痛苦了。

    等到一个月后进行复查,管华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近八成,尽管医生再三请他多住段日子,管华还是拒绝了。那是一家部队医院的高级病房,他不知道戚世综有那么大的能力,竟然能安排他住进那样的地方,那里的医生医术高超,没有他们,管华的生命早就终结了。

    可是管华不明白,戚世综对他那么好,可为什么连探望一次都没有?别说他了,戚珍也没有,之前跟他有过关系的任何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出院之后的管华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戚家,不为别的,只为道谢。

    乡村小说网(acmedx.com)提供《风流村医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。